<i id='ayjee'><div id='ayjee'><ins id='ayjee'></ins></div></i>
    1. <dl id='ayjee'></dl>

    2. <i id='ayjee'></i>

      <code id='ayjee'><strong id='ayjee'></strong></code>
    3. <tr id='ayjee'><strong id='ayjee'></strong><small id='ayjee'></small><button id='ayjee'></button><li id='ayjee'><noscript id='ayjee'><big id='ayjee'></big><dt id='ayjee'></dt></noscript></li></tr><ol id='ayjee'><table id='ayjee'><blockquote id='ayjee'><tbody id='ayje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yjee'></u><kbd id='ayjee'><kbd id='ayjee'></kbd></kbd>
    4. <acronym id='ayjee'><em id='ayjee'></em><td id='ayjee'><div id='ayjee'></div></td></acronym><address id='ayjee'><big id='ayjee'><big id='ayjee'></big><legend id='ayjee'></legend></big></address>
      <span id='ayjee'></span>

        <ins id='ayjee'></ins>
        <fieldset id='ayjee'></fieldset>

        1. 不求婚瞭直接結婚

          • 时间:
          • 浏览:20

            兩次求婚傳奇

            歐林和江小玫相戀瞭3年,他向江小玫求過兩次婚,但皆無下文。一年前,他手捧99朵玫瑰花在江小玫工作的外科樓單膝跪下,當時場面熱烈非常。可結果是,來瞭一個緊急外傷病人,江小玫上前就把歐林拉起來說:歐林,你先起來,明天再說。

            歐林不是醫生,他在醫院財務科工作,也能理解生命高於一切,所以暗自生瞭幾天氣就妥協瞭,誰讓他愛江小玫呢。

            兩個月前,他第二次向江小玫求婚。這次他把求婚地點選在醫院大門口,下班時間。當江小玫從醫院的大門姍姍而來,第一眼隻看見瞭一個男子將手伸進一個老太太的口袋。於是江小玫見義勇為的事就發生瞭。

            可事實是那個男子根本不是小偷,而是老人的兒子,隻是要從老人的口袋往外掏紙巾。江小玫被告到院長那兒,後來醫院弄清楚真相後,讓江小玫寫瞭檢查,警示她以後不可莽撞。

            待一切回歸原位,歐林的求婚卻成瞭醫院的傳奇。江小玫成瞭人們口中那朵高艷的玫瑰,難采。

            我們分手吧

            本來歐林策劃著第三次求婚,可是江爸爸外出不慎把胳膊擦傷。江小玫除瞭照顧老爸,就是以醫院為傢,忙得神龍見首不見尾。

            外科的同事見到歐林就逗他:歐林,明天來不來求婚?歐林賭氣加豪氣說:不求婚瞭,直接結婚。

            可江小玫為難地說:這樣不太好吧,我爸的胳膊還傷著呢。

            今天早上我還看見伯父在打太極拳呢。歐林搶白。

            江小玫就不說話瞭,眼神遊弋。歐林狐疑,江小玫最不會撒謊。

            不是,歐林,我是因為別的事。江小玫怯怯地說。

            原來醫院最近準備派一批醫生到上海進修一年,外科有兩個名額。我想爭取。江小玫突然語氣堅定像下瞭決心。

            歐林的心一震,這事他是知道的,這次外科主修的是心外方面,而江小玫這幾年在這方面花費的功夫最多。

            是因為他才去進修的嗎?歐林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把心裡話說瞭出來。江小玫立即瞪大瞭眼睛。

            歐林口中說的他,是江小玫的前男友。她前男友因患心臟病在這所醫院搶救無效去世的,當時江小玫就在身邊,歐林就是那時遇見她的。

            歐林路過搶救室,看見一個漂亮的女醫生被護士攙扶著出來,喃喃地說:我救不瞭他,我救不瞭他。神情痛苦絕望。

            和歐林交往以來,她堅韌樂觀,性格直爽,但唯獨在前男友這件事上,永遠灑脫不起來。歐林安慰瞭她很多次,說這不是她的錯。但江小玫自責是她醫技不佳才沒留住男友的生命。

            我想分手。這不是他的心裡話,但歐林就是覺得很委屈很受傷。他甚至覺得江小玫是拿這些為借口來婉拒他。

            你願意娶我嗎

            進修的名額很快定下來,有江小玫。歐林氣得一腳踢到桌子腿上,因用力過猛,結果致右腳小腳趾骨折。兩天來他都在後悔自己口不走心,再加上江小玫馬上就要離開,他開始借酒消愁,現在加上腳痛,緊張焦慮一下子導致胃痙攣,渾身上下無處不疼。

            等他被送到搶救室的時候,他看到江小玫匆匆趕來的時候心都是疼的。

            歐林終於從昏睡中醒來,胃痙攣已經緩解,腳趾頭骨折也被處理瞭。江小玫呢?他隻記得江小玫在看到他時哭得不知所措。

            歐林,你倆剛演瞭一出天崩地裂的堅貞愛情,你忘瞭?護士開著他的玩笑。

            他想起來瞭,在進手術室時,他看見江小玫哭著向他跑過來,他也掙紮著要奔向她,無奈周圍有那麼多雙手阻攔他,後來他就不知道瞭。

            現在他才知道,他做手術時江小玫一直就在手術室外哭,毫不顧忌形象,哭聲響徹整個樓層,同事怕她哭暈,就給她打瞭鎮靜劑。

            聽到這裡,歐林的心不知是悲是喜。但他心裡確定一點,自己絕對是江小玫心裡最重要的男人之一。他決定瞭,等江小玫醒來,他就對她說,放心地去進修,等她回來他再向她求婚,求一百次他都願意。

            誰知第二天江小玫來的時候,手裡捧著一大捧玫瑰花,在玫瑰的映襯下,江小玫美得不可方物。歐林不知說什麼,所有的話都卡在喉嚨。

            倒是江小玫先說話瞭:歐林,對不起,我昨天才明白,我最不能失去的是你。

            小玫,是我不好歐林不知怎麼安慰這樣的江小玫。

            江小玫捂住瞭他的嘴,這次,讓我來。說著,單膝跪下,剛說句:歐林,你還願意娶這樣的我嗎?

            歐林早已不顧腳傷把江小玫拉起來抱進懷裡,願意,我願意!

            他激動得淚流滿面,心裡在說,從此我要讓這個女人忘記傷痛,永遠幸福我發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