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5qf33'></dl>
      <i id='5qf33'></i>

      <fieldset id='5qf33'></fieldset>

    1. <acronym id='5qf33'><em id='5qf33'></em><td id='5qf33'><div id='5qf33'></div></td></acronym><address id='5qf33'><big id='5qf33'><big id='5qf33'></big><legend id='5qf33'></legend></big></address>

          <code id='5qf33'><strong id='5qf33'></strong></code>
          <span id='5qf33'></span>
        1. <tr id='5qf33'><strong id='5qf33'></strong><small id='5qf33'></small><button id='5qf33'></button><li id='5qf33'><noscript id='5qf33'><big id='5qf33'></big><dt id='5qf33'></dt></noscript></li></tr><ol id='5qf33'><table id='5qf33'><blockquote id='5qf33'><tbody id='5qf3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qf33'></u><kbd id='5qf33'><kbd id='5qf33'></kbd></kbd>
        2. <ins id='5qf33'></ins>

          <i id='5qf33'><div id='5qf33'><ins id='5qf33'></ins></div></i>

          敢愛的程連元傻瓜不用道歉

          • 时间:
          • 浏览:17

          大概十年以前,還在念中學的時候,初戀送給我一個差不多一厘米寬的銀鐲子。那個年代的中學生並不富有,一個星期不到一百塊的零用錢。初戀住校,除去一日三餐,每晚聊到深夜的電話費,周末出去吃吃喝喝,已經所剩無幾。於是當她告訴我她決定要給我買一件讓我終生難忘的昂貴生日禮物時,我們便開始竭盡所能的縮減開支。每天一個肉菜,常常一連好幾天都點最便宜的刀削面,周末大包小包轉三道公交車回傢也不肯打車,甚至晚上的日本人與黑人系列種子甜蜜電話也成瞭限時短信。

          三個月以後,也就是在生日前一星期,初戀牽著我走到百貨公司的珠寶櫃臺門口,驕傲的說任意選擇。那天外面下著暴雨,我特意穿瞭白色的新裙子,和一雙偷買的微微高跟的鞋。最後我們一致決定要那隻雕有一龍一鳳的寬銀鐲子,鐲子背後細細刻著制作師的名字,和99銀的標記。那天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小心的保護著鐲子不被雨淋濕,甚至回傢洗澡前睡覺時都取下收好。

          在那之後的日子裡,銀鐲子成瞭堅強的鼓舞。我慢慢開始不自覺的迷戀關於銀制品的一切信息,並且相信銀對命運的預示。經過考大學,去往另外的城市,生活的改變,也從不曾片刻離開。哪怕上臺表演時不被允許佩戴,一結束也立馬從包裡拿出來圈進手腕。有一次參加比賽不小心遺失瞭它,我竟然驚慌失措的從直播的現場跑瞭出去,一直找被窩網電視劇到之後才無心法師安心回來。

          當然那次比賽結局是以失敗告終。年少的我並不介意,覺得再也沒有比我的鐲子更重要的事情瞭,它曾耗費我多少個日夜的辛苦努力,並是那段感情唯一緊握手中的證明。

          後來終於的,也許是睡覺不小心壓住,也許是碰到什麼硬物,鐲子裂瞭一條縫隙。於是我更加謹慎著保護,上課的時候也會時不時檢查一遍,連動一動左手都會盤算一番。可惜成化十四年裂痕還是一天一天擴張下去,最終成為一條醜陋的溝壑。

          那時候初戀已經分隔兩地,距離像放大鏡般讓一切矛盾變成可怕的怪獸。猜忌和真實的沮喪,兩個人都疲憊不已。她的博客成瞭我每天睜開眼第一個刷新的頁面,小心不放過任何可能代表背叛的蛛絲馬跡。她的每個寢室室友都盡力去結識,甚至讓跟她念一個大學的閨蜜每天查看她的行蹤。中文字幕亂倫視頻

          監禁下載

          所有有關初戀的傷心故事都是一致結尾。在堅持瞭快一年的漫長持久戰後,她毅然決然的離學信網開瞭我,理由是若幹。於是所有本來就搖搖欲墜的試圖掌控轟然坍塌,真實的不理解洶湧上來,是令人窒息的沉默。也試圖挽回過,寫信,邀請故地重遊,保證不任性,甚至起誓大學畢業就回到傢鄉跟她在一起。還是無可避百度地圖免的走上老死不相往來的態度。

          當然,鐲子的結局如同我的愛情,終究徹底斷裂。

          我小心的擁有瞭它整整三年。

          之後的日子裡,跟初戀經過破鏡重圓,再分開,終於成為知己。今年夏天回到傢鄉,又找回當年的自行車,她帶著我滿城跑。就好像是彼時的少年,依舊從學校出來,一起回到她傢。躺在一張床上,在黑暗中看一部電影,然後一直聊天。那些年我們擁有整整三大抽屜手寫郵寄的信件,永遠聊不完的話題,坐在那裡,一下子7,8個小時就過去瞭。說著說著,初戀突然在黑暗中張開手臂說,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