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8sy9b'></fieldset>
<acronym id='8sy9b'><em id='8sy9b'></em><td id='8sy9b'><div id='8sy9b'></div></td></acronym><address id='8sy9b'><big id='8sy9b'><big id='8sy9b'></big><legend id='8sy9b'></legend></big></address>

    <code id='8sy9b'><strong id='8sy9b'></strong></code>
    1. <tr id='8sy9b'><strong id='8sy9b'></strong><small id='8sy9b'></small><button id='8sy9b'></button><li id='8sy9b'><noscript id='8sy9b'><big id='8sy9b'></big><dt id='8sy9b'></dt></noscript></li></tr><ol id='8sy9b'><table id='8sy9b'><blockquote id='8sy9b'><tbody id='8sy9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sy9b'></u><kbd id='8sy9b'><kbd id='8sy9b'></kbd></kbd>

        <i id='8sy9b'><div id='8sy9b'><ins id='8sy9b'></ins></div></i>
        <span id='8sy9b'></span>
        <dl id='8sy9b'></dl>
          <ins id='8sy9b'></ins>

          1. <i id='8sy9b'></i>

            陪他一起看鴻雁

            • 时间:
            • 浏览:6

              認識他,是在大學新生軍訓時。
              
              練習走正步,一分鐘前他走得英武挺拔,教官口令響起的瞬間卻變得混亂不堪。他的左手左腳同時伸出,然後,右手右腳同時跟上,如滑稽的小品表演。同學們哈哈大笑,幾名女生更是笑得花枝亂顫。他的臉漲得通紅。
              
              唯獨她未笑,心裡有微微的痛。他的長相酷似她外婆傢隔壁那個小小少年。她仿佛又看見,少年遠遠地飛奔而來,在外婆傢門前的大槐樹下陡然停住,抹一把臉上晶亮的汗珠,羞澀地對她淺淺一笑。小五哥,是你嗎?她不禁在心裡輕輕地問。眼前的他,怎麼會是小五哥呢?那個靦腆的少年,在10歲時的那年夏天,隻因要為她捉幾條小魚,在水庫邊涉水而下,從此再沒有上來。
              
              班上的同學漸漸熟稔起來。她瞭解到,他是個極聰慧的男孩,來自內蒙古大草原。在他就讀的中學,他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這所名校,震撼瞭鄉鄰。
              
              漸漸地,班上的男孩子大都有瞭自己心儀的女生。唯獨他不解風情,把時間都給瞭書本。自然,他不會知道,有一道目光,總是悄然撫摸過他匆匆而過的背影。第一眼的似曾相識,讓她對他有瞭一次次有意無意的關註。直到有一天,她驀然驚覺,在人群中尋找他的背影,已成為自己的習慣。
              
              在學校藝術節上,她走進瞭他的視野。她表演瞭舞蹈《鄉愁千裡》。一襲長裙、高高的發髻,悠悠簫聲,裊裊飄來。在溫柔舒緩的音樂聲裡,她是一灣柔情的水,一往情深;當音樂急促強烈時,她翻騰、跳躍,飄飛的衣袂流瀉的是濃濃的鄉愁。坐在臺下,他沉浸在這濃而醇的鄉愁裡不能自拔,遠遠地望著舞臺上的她,恍若隔世。他的鄉愁,她能懂嗎?可她的舞蹈,分明在告訴他,她全懂得。
              
              再相遇,他由衷地贊美:蘇雪,你的舞跳得真美!她的臉微微地紅瞭。就這樣,他們相愛瞭。
              
              有花前月下的日子相伴,大學生活過得繁花似錦。他給她講他傢鄉的草原:江水長,秋草黃,湛藍的天空中,鴻雁依依不舍地飛離北方。她也深情地向他描述她的故鄉,一個婉約秀美的江南小城。他們都是那樣迷戀自己的故鄉。
              
              畢業前夕,她帶他回傢見瞭父母。他沒想到,她竟有那麼好的傢世,書香門第,唯一的姐姐大學畢業後留在上海。因此,父母希望她畢業之後回到傢鄉,承歡膝下。她嬌嗔地搖著他的肩,說:來我們這兒,好嗎?他不忍拒絕。讓她隨他回到草原,他能給她幸福嗎?他猶豫瞭……反復思量,最終,他跟她一起去瞭江南。憑著紮實的專業功底,他在單位很快就深得領導的賞識,事業逐漸風生水起。
              
              隻是,遠離故土的日子裡,他嗅不到風中青草的氣息,看不到那如綠色天鵝絨般的草甸子……鄉愁把一顆心浸得濕漉漉、沉甸甸的,他覺得自己像一棵被拔離出土的草。他的心緒漸漸不寧起來,他的話越來越少。她想,他不愛她瞭嗎?難道,再深的愛,終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她的愁思,如深秋的三更梧桐雨,點點滴滴……
              
              一天晚飯後,她去他的住處。悄悄打開門,發現他在書房。黑暗中,蒼涼幽遠的歌聲撲面而來,整個房間浸在憂傷的歌聲裡,如一片幽深的湖。他默默地坐在電腦前,如一片脆弱的秋葉,漂泊在湖水中。她伸出手,觸到他滿臉滾燙的淚。蒼涼的歌聲在她耳邊回蕩:鴻雁,向南方,飛過蘆葦蕩;天蒼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傢鄉……
              
              第二天,她點開他的博客,又聽到那支蒼涼的歌。博客主頁上,廣袤的草原,水草豐美,一行鴻雁向著北方漸飛漸遠……她看到他昨晚寫的博文:醉後不知故鄉遠,錯把江南當故鄉!這次出差途經傢鄉,到母校拜訪班主任,他真的老瞭。當年我許諾過他,學成之後,一定會回到母校任教。可是,如果我回去,蘇雪怎麼辦?
              
              她一遍又一遍地聽著那首《鴻雁》,思緒中呈現一片綠瑩瑩的大草原,那裡有她心愛的人濃濃的思鄉情……她落淚瞭。
              
              春暖花開的日子,鴻雁終歸要飛回自己的故鄉,它的血液早已被故鄉的一草一木深深浸染。鴻雁南飛、北飛,原本就是一場關乎愛的輪回。為瞭深愛的人,就陪著他一起去看北歸的鴻雁吧,她決定瞭。晚上,她對他說:明天,聯系你母校的老校長,看能否安排我們去那裡任教。
              
              他愕然,繼而又全明白瞭。他緊緊地抱住她,眼裡一片晶瑩……